汪鸣:物流枢纽的新变局

2018-11-23 15:58

可以买外围的app

微信团队表示:“我们希望通过小程序,让微信能力进一步深入校园,打造现代化的教育体验,通过微信能力服务更多校园场景。中心现有3个研究方向,20余名研发人员,其中高级职称12名,博士研究生16名。

  当前,我国在转方式调结构的同时带来了新一轮的发展机遇,企业如果没有认识到这一问题就会丧失机会,作为企业活动场所和载体的城市如果也没有意识到这一问题,同样会丧失发展的机会。梳理了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所长汪鸣对成熟枢纽发展的超前观点,今天看来仍十分精彩。

  看点

  01

  枢纽形态的代际更替

  随着对物流业、制造业领域的发展创新进行归纳后,我们会发现这里存在着一些转变,每个转变都依托一定的节点进行变化,这一变化可以称之为我国枢纽形态的代际更替。

  之前,我国主要由交通线路的交叉构成网络,交叉点就是枢纽,即交通枢纽、物流枢纽,交叉点会带来各种要素和经济活动的聚集。

  以阿里巴巴为例,它打造了电商交易和依托菜鸟网络的商贸物流一体化的平台,这一平台不是置于传统的干线交叉点上,而是可以放于任何一个城市,比如杭州——一个我国非重要意义位置上的交通交叉点,之后围绕这个平台在全国范围开展网络化的物流服务。这形成的是一种由枢纽聚集资源,然后布局网络的格局。所以,枢纽城市也会影响物流、商流网络的构建,形成了一种全新的网络和枢纽的构建方式。

  正因为有了这种变化,所以我国很多城市在聚集产业和经济要素时,完全可以颠覆以前交通交叉的概念,用一种全新的手段来聚集资源。因为城市经济的发展离不开实体性产业与相关经济要素的聚集。

  之前,我国枢纽城市主要依靠实体产业集中带来要素集中,如今可以实现商流、信息流、物流、资金流等要素的聚集,营造良好的更高水平的产业布局条件,所以枢纽城市的布局思路在发生根本变化。

  看点

  02

  物流组织的重镇

  我国第一轮经济的发展主要依靠我国廉价劳动力和便捷的出海港口为发达国家提供服务,所以造就了第二大经济体这样一个发展格局。

  在未来三年内,我们将完成全面小康社会的建设目标,我国人均GDP将迈过1万美元的台阶,大致达到12600美元的水平,这将带来内需的爆炸式增长。我国已经在小汽车领域充分实践和验证了这一爆炸式增长,因为小汽车进家庭是从人均3千美元这个国际公认的标准开始的,我国恰恰在2000年前后尤其是2004年以后进入了小汽车进家庭的爆炸增长阶段。

  我国人口、资源都比较集中的中西部地区一定是产业布局、物流组织的重镇。很多企业具有比较敏锐的需求把控能力,所以会较先意识到这一问题,并着手进行产业布局。

  因此,我国内陆地区的发展成为摆在我们面前的全新课题,但是这些地区的发展不可复制沿海地区产业的布局、物流的运作模式,而是要按照国家调结构转方式的要求在更高的水平上进行发展,尤其是在供应链支撑产业链,产业链聚集发展产业集群,产业集群在相应的城市群发展城市经济。

  看点

  03

  传统枢纽即将让位

  按照这一思路来发展的话,由交通交叉形成的传统交通枢纽就有可能被由虚拟的平台经济和供应链要素聚集的城市所取代。也就是说,传统枢纽让位于虚拟网络枢纽必然成为发展趋势与规律。企业如果能够抓住这一规律这一契机,将会在下一轮的发展中立于非常重要的位置。

  此外,这种变化还将促使实体枢纽让位于组织型枢纽。如今,产业组织的创新正在悄悄进行。近年来,电商、快递、物流园区、公路港、物流平台的发展,可以看作是在塑造组织型枢纽,正因为这样,传统交通枢纽也正在让位于物流枢纽。

  如今,区域性的枢纽依靠通达国际国内的交通网络支撑,正在转变为国际性枢纽。成都就是一个区域性枢纽,但是因为“一带一路”倡议和铁路、公路的辐射,正在构建一个国际性枢纽。或许,在未来十年甚至三十年的时间内,内陆枢纽将逐渐赶超沿海枢纽。

  看点

  04

  城市的代际更替

  城市作为枢纽支撑点的代际更替,将由沿海要素资源中心逐渐走向内陆要素资源中心,再向服务于全球的要素聚集中心方向改变。所以城市的竞争将是枢纽功能的竞争,将是通过枢纽功能聚集未来发展要素、发展机会的竞争。

  具体为城市按照枢纽代际更替的方向和特征发展枢纽经济,使枢纽经济成为未来城市扩张的路径。我认为,枢纽经济就是数经济,是借助经济要素资源聚集的平台,这一平台可以是交通枢纽、物流枢纽、物流服务平台或者金融服务平台,也可以是这些平台的组合,对商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客流等进行集聚、扩散、疏导等规模化发展的新模式。

  我们需要通过物流供应链为载体来推进这种以“流”为特征的经济要素在城市的聚集,从而形成良好的发展环境,在更高的起点上发展制造业、商贸业。以雄安为例,这也是我国内陆聚集经济发展模式的探索,不同于沿海深圳与浦东,而是在内陆地区找一个聚集经济扩张经济发展的点,国家在这里要找到全新的发展经济的方式。这涉及到三个发展问题和一个环境问题:

  三个发展问题

  一、要完善节点性运输物流设施。这些产业物流聚集的基本条件,比如传化公路港聚集公路运输资源,铁路开展的多式联运中心聚集了铁路和公路两种资源,将二者结合就成为内陆辐射的手段。

  二、要打通国际国内双向辐射大通道。近年来,国家接连发布文件推动国际物流大通道、运输大通道的建设发展,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也在做国家级的枢纽和与国家级枢纽对接方面的政策创新研究,也为今年出台相关的政策做基础的支撑。

  三、要发展平台经济。培育物流、商贸、信息、结算等要素聚集的平台,通过平台经济来推进枢纽经济,通过数经济来推动内陆经济增长极的培育。

  一个环境问题

  环境问题主要为政策环境和政府模式。即如今正在浦东,同时也在其他十个自贸区试验的负面清单管理,负面清单管理是三中全会和六中全会以来探索政府管理改革的一个很重要的方面。

10秒快速发布需求

让物流专家来找您